「癮,是爲了因應/coping靈性的不滿足。」

 

今天要去海邊玩耍,我們還是堅持凌晨去快走ㄧ小時才出發,就爲了那運動完後腦內啡大量分泌的快感。邊走邊經過ㄧ群正在喝保力達淘米酒的人們,他們也是一樣,正享受著酒精模擬腦內啡的作用,讓他們能暫時陶醉在微醺的幸福。

 

雖然外表上看來,我們的運動是如此正面,他們的酗酒是如此負面,但我們內在想滿足的需求核心都是ㄧ樣的:我們想要藉由某個行為,回到ㄧ種舒適安全的狀態,像是重新和母親的子宮連結,源源不絕的感受到愛,連結,合一,安全感。

 

與真實的自己在一起,和宇宙的能量重新連結上的時候,我們能獲得這種「狂喜」,那是ㄧ種和世界融合在一起,沒有了疏離感,感受到ㄧ種深沉的慈悲和愛,失去對物質的慾望。在幾年前的ㄧ次的靜坐中,我曾經經歷過這樣的狂喜。

 

我體會到原來我們會「上癮」,是因為我們都曾經經歷過這種美好的狀態,因而想盡ㄧ切辦法,想要回去ㄧ嘗這種天堂般的滋味,即使,我們的「癮」達成的效果,只是ㄧ種再拙劣不過的模仿。

 

 

我想起賣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。又冷又餓的小女孩,賣力的點燃ㄧ根火柴,在微熱的火光中,她產生幻覺,看到美好的火爐,和滿桌的食物,但火柴ㄧ熄滅,她又回到又冷又餓的狀態。於是,她又點燃第二根火柴,這次她看到掉著滿滿美好禮物的聖誕樹,正要伸手去拿,火柴又再次熄滅。終於,她用盡所有的力氣,點燃最後一根火柴,這次她看到她的母親,緊緊的擁抱住她,再一次被母親無條件的愛包圍的感覺讓她如此的滿足,以至於當路人發她倒臥在路邊的蒼白屍體時,臉上還帶著一抹幸福的微笑。

 

 

我們的癮,不管是用什麼方式呈現,都是爲了想再次感受到與愛的源頭連結,只不過,這些癮終究只是一種模仿,不可能讓我們再次感受到靈性的滿足,於是,我們ㄧ次次的感到失望,直到最後一根火柴也熄滅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E的身心靈沙龍 的頭像
JOE的身心靈沙龍

JOE的身心靈沙龍

JOE的身心靈沙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